计步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步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VC江湖十年记大多数投资人昙花一现

发布时间:2020-02-10 18:26:49 阅读: 来源:计步器厂家

“VC、PE行业是个江湖。”清科集团CEO兼总裁倪正东说。“每个VC相当于一个门派,要么掌门人非常厉害,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要有绝招。要么就是团队力量很大,像全真七子,搞团队作战。要么就是像丐帮,到处都是你丐帮的人。”

回首过去的一年、十年,这个江湖里有过了太多的风雨和起伏。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从耀眼明星到杳无音信,经过了一轮完整周期的中国PE,留下了很多来来往往的痕迹。如今新一轮火热伴随着新一轮的洗牌又开始震荡中国PE市场。

“12月9日,清科今年的年度排行榜就要出来了,今年的排名和去年相比变化会很大,连我自己都想不到的变化。”倪正东说。

排行榜或许是个窗口,能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市场的变迁。对2001年至今的清科“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年度排名”榜单为样本进行分析,或许可以一窥PE江湖的起伏跌宕,多少勾勒出那些来了的、走了的面孔。

那些“昙花们”

综观清科8年的排行榜,上榜机构共有131家,其中有48家机构只上榜一次,占比为36.6%;3次以下的占比累计高达65%,而连续八年入选的机构只有9家,占比为6.9%。大量的“PE昙花”在市场上出现。

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香港)在2003年做过一次调查,向国内323家风险投资机构发出了调查问卷。但是收回来的有效问卷只有180份,另外133家风险投资机构不愿反馈的原因都是“最近两三年已不再从事风险投资业务”,或者2003年“没有从事任何风险投资活动”。仅深圳一地,就有15家没有反馈问卷的风险投资机构明确表示已不再从事风险投资业务或风险投资业务较少,占到深圳地区发放问卷总数的26%。

“昙花”的大面积出现,和当年的创投环境不无关系。众多在2000年前后跟随创业板热潮以投机心态进入这个行业的投资机构,终究是难逃“昙花劫”。

在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看来,这种情况也情有可原。“当时VC、PE产业链是残缺的,没有退出渠道。很多风险投资机构都去做股票了。”事实上,为了生存,不少风险投资机构已逐步转向证券、房地产和其他业务。

陈玮把这类“昙花PE”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各地政府成立的创投机构,如浙江、安徽、河北、青岛、济南、南京等地的政府创投机构。他们之所以会昙花一现,很大程度上和机制有关。二是汇丰银行、光大控股等一些大型金融机构成立的直接投资公司或部门。三是一些大企业集团如东软、万向、方正、紫光等成立的投资公司。

倪正东把这些“一现的昙花”称为陪练者。“很多人看热闹进来,赔了钱不吭声走了。”在他看来,最优秀基金不超出20家,就算说的再宽一点,也就是50家。“在创投行业我们讲的是一九原则,10%的基金赚90%的钱。”

“永远都有陪练者。”倪正东说,“如果你就两三个人,很难和五十个人过招。所以往往那些基金比较小的,可能比较难,因为创业者也会有选择。”

做创投的也是创业

“卸冠弹尘去,披衣笑风来。情缘尽处莫徘徊。万里天涯何处不花开?几度春秋逝,两鬓青丝白。风风雨雨练襟怀。执手江湖不必两相猜。”

这首《南歌子》是鼎晖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王功权在2005年6月离开IDGVC投奔鼎晖时写下的一首词。

其中的风雨与收获似乎正是中国PE市场那些年间的写照。

2005年,中国PE开始走出互联网泡沫的阴霾,伴随着中小板的开市,创投市场渐渐回暖甚至开始火热。

当年,清科的榜单上,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排名第一,软银亚洲投资基金排名第二,上海华盈创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第三,鼎晖创业投资中心第四。在前十名中,除了IDG、软银亚洲和鼎晖创业投资中心以外,2004年前十名中的其余七位均被替换。

从榜单上来看,2004到2005年对于过去十年中国的创投市场来说,俨然成为一个分水岭。之前的动荡和之后的渐稳形成鲜明对比。

在8次榜单中,共上榜131家机构,其中有48家机构只上榜一次,占全部上榜机构的比例为36.6%。而从年份来看,这些只上榜一次的机构最集中地出现在2001年—2003年,三年合计有29家,占到全部一次性上榜机构的60.4%。其中2002年有18家机构新上榜,其中有9家之后再也没有出现;2003年新入榜的机构有10家,其中7家后来再也没有上榜,比例达到70%。

榜单的背后是VC、PE在2001年到2004年的艰难日子。

从2000年成立,到2002年开始就进入了漫长痛苦的挣扎中。2003年达晨甚至没有投资任何项目。母公司已经通过决议把公司全部撤掉,只留下一两个人看摊子。公司员工也走的差不多了,最少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投资经理。

在倪正东看来,2001年到2004年是本土VC最艰难的时候,熬不住的就关门了,剩下的也都在挣扎。直到2004年中小板推出。那一年,国家科技技术部秘书长张景安在第四届中国创业投资年度论坛上发言说:“2004年,中国创业投资行业终于看到了希望……”

2004到2005年,市场开始回暖。百度、无锡尚德、分众传媒、中星微、珠海炬力纷纷海外上市。与市场热浪相伴的是硅谷的VC们大批进入中国。

“大概有20多家基金,他们一来肯定要洗牌。”

从榜单来看,2004年前十位排名里,外资与本土创投的比例为6∶4,相差似乎并不是很大,而在前20名中,外资、本土比例为14∶6;在整个50名榜单中,外资本土比为32∶16。到了2005年,前十名中本土创投除了上海联创策源外几乎全部消失。

外资基金在中国的攻城略地,炒热了创投市场。VC间的竞争也开始加剧,人才争夺战也随之拉开。从2005年开始,主流VC圈至少有20位VC人士跳槽。

王功权离开IDG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例。在这之前IDG的九位合伙人制度非常有效,之后原来的九位合伙人变成了七位合伙人。软银亚洲中国区总裁黄晶生也悄然离开,进入一家叫做BAIN的基金。德丰杰的高级副总裁、董事张帆离开德丰杰,加盟红杉成为创始合伙人。基金内外都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一直延续到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

提到这段历史,倪正东说,“我们做创投的也是创业者,也是要有耐心、毅力,恒心坚持下去。”

2009:拐点和恐高症

“2009年就是人民币基金和创业板惹的祸,让市场重新排序。”倪正东说。

他在很多场合都说过,今年的排名和去年相比变化会很大。而引起变化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人民币基金和创业板。按照清科的评价体系,投资回报占到30%的权重。是否有退出会对当年的排名产生很大的影响。在IPO、并购、股权退出三种方式中,无疑IPO的分值又是最高的。如此看来,今年的榜单如何变动也是比较清晰的了。

创业板首批28家企业背后的创投大部分都是本土。2009年第三季度新设的24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地区的创业投资及私募股权基金中,有23支是以人民币募集的基金,占新募基金总数的95.8%,较2009年第二季度68.2%的占比上升了27.6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占比的70.6%则增加了25.2个百分点;从募资金额来看,人民币募资35.29亿美元,占募资总额的94.6%,较上季度人民币募资占比的19.5%大幅提升了75.1%,较去年同期69.2%的占比则上升了25.4个百分点。

市场环境无疑是改变了。生物进化论在商业生态中依然是适用的。适应原来商业环境的企业将面临生存危机,而能够适应新商业环境的企业,将实现由旧变新的蜕变而取得新生的能力。外资忙着上岸,本土忙着募资。各大门派要在新的时点“出招”了。

“前十名里面今年可能逐渐势均力敌,美元稍微多一点点。但是前二十,我估计本土的只能占到40%,外资还是占60%。”倪正东说,“这比以前强多了。”

但倪正东也认为,从整体来看,2009或许并不是很好的收获年。

“创业板开盘的时候我在现场,一敲钟一下子涨到100%,当时吓一跳。但是今天我们冷静思考,这些股份在VC卖的时候到底还能不能是50-100倍的市盈率?”在他看来,目前中国的VC、PE市场是有点太“高”了。

“我们的行业在顶楼上,大家可能看到风景非常美,但是高处不胜寒,应该有点恐高症。”倪正东说。

广州注册公司资本

广州筹划税务机构

广州代理记账税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