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步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步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不敢老37岁体操妈妈为绝症儿子6战奥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51:17 阅读: 来源:计步器厂家

div>

1997年,17岁的亚特兰大奥运会跳马亚军莫慧兰退役,转行做主持人;

2001年,悉尼奥运会平衡木冠军刘璇退役,时年22岁的她,创下当时为中国队服役时间最长纪录;

2004年,三届奥运“元老”、拥有两枚奥运金牌的“体操美人”霍尔金娜退役,时年25岁;

2012年,曾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1金3银的“体操天才”肖恩·约翰逊,因膝伤无奈退役,时年20岁;

同年,中国女子体操领军人物程菲严重受伤,无缘伦敦奥运会……

伤病、年龄,似乎成了女子体操运动员跨不过去的坎。练体操就是吃青春饭,这是一个常识,可偏偏有一位女子体操运动员“无视”常识,以37岁“高龄”出战奥运会!

她,就是丘索维金娜,世界上唯一参加6届奥运会的体操运动员。身边那些比她年轻得多的女孩们一个个退役、转型,而当她们以裁判或者记者身份重返赛场时,总能看到一个曾经同场竞技的略显苍老的身影,在平衡木或者跳马上腾挪、翻飞。

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

伦敦奥运会,丘索维金娜已经37岁了。拖着满身伤病,以如此高龄跟一群十几岁的小孩儿一起争奖牌,你可能想问,她是有多爱钱?连丘索维金娜自己都承认,“一枚世锦赛金牌等于3000欧元的奖金,我参加比赛就是为了挣钱。”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贪财”的高龄运动员,是为了挣钱救治自己患白血病的儿子,你又该做何感想?

不幸!

在巅峰时刻儿子突患白血病

丘索维金娜1975年出生于乌兹别克斯坦。她7岁开始练习体操,12岁就成为前苏联青年锦标赛的冠军。15岁那年,她加入了苏联国家队。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丘索维金娜最后一次代表苏联赢得了当年的体操团体金牌和自由体操第七名的战绩。

苏联解体后,丘索维金娜加入了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队。此后,她先后拿下了近70块奖牌,事业走向了巅峰。1996年,21岁的丘索维金娜在一次运动会中邂逅了乌兹别克斯坦的摔跤运动员巴克德尔·克帕诺夫,两个年轻人很快擦出了爱的火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丘索维金娜功成身退,做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主妇。1999年,他们的大儿子阿里什出生了,为小家庭增添了更多的欢乐。

噩运的降临毫无征兆。2002年初的一天,3岁的阿里什突然呕血,晕倒后被送往医院,随后被确诊为白血病!丘索维金娜一下子蒙了,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儿子,一向坚强的她心痛至极,忍不住痛哭起来,“不可能的!他还这么小啊!……”

丈夫一边安慰她,一边也忍不住落泪。丘索维金娜情绪稳定之后,对丈夫说:“无论无何,我也要救他,我一定要救他!”

丘索维金娜知道,丈夫在体育上的成就不如自己,如果自己不复出挣钱,将无法支付儿子昂贵的治疗费用。夫妻俩经过慎重考虑,做出决定:克帕诺夫留在家中照顾儿子,而丘索维金娜则重返体操界,参加比赛挣奖金。

也许是因为救子心切,长时间的休息不仅没有让丘索维金娜丧失运动感觉,反而令她更加具有爆发力。2002年的釜山亚运会,她一举赢得了两枚金牌!领奖台上,她含着泪,在心中默念:儿子,你一定要挺住,妈妈挣到钱为你治病了!

然而,在数次化疗之后,阿里什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而且,化疗对于年仅3岁的孩子来说,实在太痛苦了。每次看着儿子痛得哇哇大哭,丘索维金娜都心如刀绞,她多么希望自己能代替儿子承受这份痛苦!为了安抚儿子,她强忍悲伤,把儿子抱在怀里,一边轻轻摇着,一边哼着童谣,直到儿子闭上眼睛睡着了,她的眼泪才慢慢落下来……

一次比赛的奖金对于儿子的治疗费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曾经富足的家越来越窘迫。为了多参加比赛,挣更多的钱,丘索维金娜疲于奔命。可令她绝望的是,阿里什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当地医生已无能为力,建议他转到更好的大医院治疗。丘索维金娜的心顿时跌倒了谷底。可是,她不能放弃,只能在一次次痛哭之后,逼自己坚强起来,面对这一切……

经过辗转,丘索维金娜夫妇将儿子转到了以治疗白血病闻名的德国科隆医院。可是,跨国治病,各种费用都十分高昂,而且,在这间大医院治疗,入院就要交一大笔押金,夫妻俩无奈卖掉了小公寓和汽车。医生告诉他们,目前,阿里什必须接受数次大剂量的化疗,以稳定病情;如果病情恶化,他就必须做骨髓移植手术。

儿子在德国接受治疗,而丘索维金娜为了筹措源源不断的医疗费,不得不忍痛离开儿子,回国投入到体操训练和各种比赛中。可是,她的国家对体育并不太重视,对获奖的运动员奖励也并不多,这让她动了移民德国的念头。她一次次向德国递交国籍申请,可是每一次都没有被接受。

就在丘索维金娜几乎绝望的时候,德国体育部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原来,2002年釜山亚运会上,她惊艳的表现引起了德国体育部的注意。为了邀请她为德国体操队效力,德国丰田科隆体操俱乐部的主教练布鲁格曼帮助她加入了德国国籍。不久,丘索维金娜便加入了丰田科隆俱乐部,并举家搬到了德国。

辛酸!

钢铁妈妈为救儿子坚持训练

来到德国后,丘索维金娜更加卖命地训练。为了多一些比赛机会,多赢得一些奖金,每次参赛,她总会把四个体操项目全都报上。当别的小选手在场上专攻单项时,她却不得不逼着自己向全能型发展。

体操队里除了丘索维金娜,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她们对这个“老女人”充满了不屑,时时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一次训练中,心事重重的丘索维金娜不慎摔了一跤,半天站不起来。当时,有好几名队友在旁边,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搀扶她,有个女孩还讽刺道:“年龄大了,摔倒很正常。真搞不懂,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赖在体操队里不退役?”

昔日的“体操公主”何曾遭受过如此委屈?丘索维金娜再也忍不住流泪了。可是,想到儿子,她又不得不擦干泪水爬起来,继续训练……

每天结束训练后,丘索维金娜就迫不及待地回到儿子身边。此时,阿里什因为长期接受化疗,头发都掉光了,再加上皮肤苍白,他每次出门都会被小孩子指指点点,“怪物来了!怪物来了!”为此,阿里什变得十分自卑,不敢出门见人。为了安慰儿子,丘索维金娜竟将自己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剪得一根不剩,然后对儿子说:“你看,妈妈的头发也不见了!你知道吗?只有特别的人才没有头发,因为你的头发太好看了,上帝也喜欢,所以他暂时把你的头发借走了。”小阿里什摸摸妈妈的光头,又摸摸自己的,破涕为笑。

一次,丘索维金娜抱着儿子去医院做化疗。看着儿子痛得死去活来,丘索维金娜心如刀割。她让儿子捏着自己的手臂,“你用力掐住妈妈就不疼了。”阿里什便用力抓住妈妈的手臂,他的指甲嵌进了妈妈的皮肤里,一点点的血渗出来,丘索维金娜却只顾心疼儿子,丝毫不觉疼痛……

晚上临睡前,阿里什才注意到妈妈手臂上的伤痕,他一边轻轻地吹,一边问:“妈妈,你这里疼吗?”丘索维金娜将儿子搂在怀里,说:“阿里什不疼,妈妈就不疼。阿里什是男子汉,妈妈要向你学习。”阿里什听了,拍着瘦小的胸脯说:“妈妈,我是不怕疼的男子汉。”丘索维金娜的泪水又一次流出来……

让丘索维金娜感到欣慰的是,儿子在德国治疗一年后,病情逐渐稳定下来。医生说,只要坚持治疗,康复的几率很大。可是,继续治疗费用高昂,在巨大的压力下,丘索维金娜唯有拼命训练,期待在各种比赛中获得更多的奖牌和奖金。

然而,在训练中,丘索维金娜却很难集中精神——她一刻也放不下儿子,总是在想:阿里什今天好点没有?他能承受住化疗吗?……因为不能全心投入,她屡屡被教练警告。有一天,她在练习跳马时,因为心神不宁,一个高空后翻,竟重重地摔了下来。教练布鲁格曼见状,十分生气,对她说:“如果你的状态一直这样不好,我想你可能得离开体操队,另寻出路了。”

丘索维金娜急了:自己唯一擅长的只有体操,如果退出体操界,她还怎么挣钱给儿子看病?想到这里,她拉住教练,哀求道:“教练,我会好好训练的,求您别让我走,如果我离开体操队,我儿子也活不了了……”她越说越伤心绝望,竟当众大哭起来。

见一向坚强镇定的丘索维金娜如此失态,布鲁格曼很是意外,赶紧问她怎么了。当得知一切后,布鲁格曼的眼圈红了,他拍了拍丘索维金娜的肩膀,说:“放心吧,体操队永远不会赶你走。你是一个好妈妈,加油!”

拼搏不止!

儿子不痊愈,妈妈不敢老

教练对丘索维金娜充满了敬佩,为了帮助这位了不起的妈妈,他专门针对她的时间和身体条件,为她量身制作了一份训练计划。而体操队里的队员们也被感动了,纷纷为以前“欺负”她的行为向她道歉,并处处对她关怀照顾。丘索维金娜十分感动,在大家的鼓励下,她信心倍增。

2006年,国际体联正式批准了丘索维金娜加入德国队的申请,丘索维金娜立即将目标锁定当年的欧洲体操锦标赛。31岁的她,无论是体力还是身体柔韧性,都无法与十几岁的小姑娘相比,但她一点也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在训练强度和动作难度上不断挑战自身极限。当年的欧锦赛,丘索维金娜在跳马项目上为德国赢得了23年来的首枚金牌,一夜之间,丘索维金娜这位“大龄”女将家喻户晓,被德国体操迷亲热地称为“体操奶奶”。

作为冠军,丘索维金娜获得了3000欧元奖金,她第一时间把这笔钱全部交到了医院。为了让儿子得到持续的治疗,并为将来做骨髓移植攒够庞大的费用,她片刻也不敢休息。她继续搜集世界上一切体操赛程信息,很快瞄准了奥胡斯世界体操锦标赛。为了增加赢得奖牌的机会,她一口气参加了高低杠、跳马和自由体操三个项目。可在高低杠比赛中,太急于求成的她,在最后一个动作中出现失误,从高低杠上摔了下来!这个失误影响了她在接下来的自由体操比赛中的表现,最终使她在这两个项目上痛失奖牌。

两场比赛后,丘索维金娜急得哭了。队友们纷纷安慰她,鼓励她振作起来,迎接最后一场跳马比赛。丘索维金娜擦干眼泪,全力以赴,最终在跳马项目中获得了一枚铜牌。

可是,铜牌的奖金只有金牌的一半。丘索维金娜心急如焚,她告诉自己:比赛,继续参加比赛,不能停下来!她一天也没有休息,就投身到阿姆斯特丹欧锦赛上,最终又获得了一枚跳马铜牌。

对于丘索维金娜来说,最大的挑战不是训练之苦,而是年龄带来的生理上的局限。在2008年初的一次体操比赛中,体力严重透支的丘索维金娜不慎摔倒,膝盖受伤,与奖牌失之交臂。

那段时间,丘索维金娜情绪十分低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把体操事业持续下去。直到有一天,儿子阿里什从医院回来,骄傲地对她说:“妈妈,今天我去做化疗没有哭,护士姐姐都夸我是男子汉!妈妈,你受伤了也没哭,你也是男子汉!”看着儿子苍白的小脸上笑容满溢,丘索维金娜不禁热泪盈眶:儿子这么小就承受疾病之苦,可他依然这么乐观,难道自己不应该和儿子一起战斗吗?

想到这里,丘索维金娜打起了精神。膝盖伤恢复后,她又回到了体操队。她明白,自己和儿子一样,在和命运和时间做斗争,儿子能坚持住,她就决不能倒下!

也许是因为2006年欧锦赛上的突出表现,也许是这个高龄运动员所做的努力感染了德国体联,德国体操队决定派丘索维金娜参加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教练鼓励她说:“就算你失败了,你仍然是一个坚强的英雄妈妈!”

作为一名“高龄”体操运动员,丘索维金娜此次出战奥运会,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媒体称,无论胜负,她都已经创造了体操史上的奇迹。2008年8月17日晚7时,北京奥运会跳马决赛,33岁的丘索维金娜在一群小丫头中显得很特别,第5个出场的她一亮相就赢得了观众的掌声。她又一次选择了“丘索维金娜跳”,深呼吸、助跑、起跳、腾空、旋转、稳稳落地,掌声欢呼声四起。最终,丘索维金娜夺得跳马银牌。另外,在此次奥运会中,她还获得了女子全能第9名。

这次奥运会让丘索维金娜的故事首次为世人所知,善良的中国人民感动之余,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一些慈善组织为她的儿子进行了捐赠,中国著名体操运动员李宁也向她捐款2万欧元,用于阿里什的治疗。

此时,阿里什已经9岁了。因为身体原因,他一直没有上学。每次看到同龄的小朋友背着书包去学校时,他总是满心羡慕,有时还忍不住默默地流眼泪。丘索维金娜见状,心疼极了,为了让儿子快乐起来,她特意将他带到体操训练场看自己训练。看着妈妈那优美的空翻劈腿动作,阿里什禁不住拍手叫好,开心地说:“妈妈,我也要学体操!”在征求医生的同意后,丘索维金娜开始教儿子一些简单的体操动作。久病的阿里什得到锻炼,心情渐渐开朗,脸上也开始有了红润。丘索维金娜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2008年11月2日,丘索维金娜在瑞士的国际体操比赛中,不幸跟腱断裂。次日,她在瑞士的巴塞尔医院进行了手术。手术成功了,但跟腱断裂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可以说是致命的伤害,所有人都认为,这位“高龄”运动员非退役不可了。然而,谁也没有想到,2011年4月,丘索维金娜竟出现在柏林的欧洲体操锦标赛上,并一举夺得跳马银牌!2011年10月,36岁的她又在东京世界体操锦标赛中夺得跳马银牌,而在该次比赛中赢取金牌的美国选手马龙尼比她小了足足20岁!丘索维金娜再次震撼了全世界,媒体将她称为“英雄妈妈”、“最伟大的运动员”!面对媒体采访,她平静地说:“对我来说,儿子就是我全部的生命。只要他还没病愈,我就要一直坚持下去。他就是我的动力。”“如果我不参加比赛,阿里什就活不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根本没有选择。”

对于丘索维金娜来说,一枚世锦赛金牌等于3000欧元的奖金,这是她挽救儿子唯一的办法。而与获奖相比,她更开心的事情是带着儿子去医院检查时,听到医生说:“阿里什很好。”

2012年7月29日,37岁的丘索维金娜站上了伦敦奥运会体操预赛赛场,成为史上第一位6次征战奥运会的女子体操选手。在跳马决赛中,她以14.783分的成绩位列第五。虽然未能获得奖牌,但她获得的掌声却是最多的。人们用掌声向这个留着男人一样的短发,却比男人更坚强的女运动员致敬,向这位伟大的英雄母亲致敬!

对丘索维金娜而言,爱,很简单,我只要你活着。为了这个目标,她愿意一辈子在运动场上奋斗不息。“你未痊愈,我不敢老”,这是丘索维金娜对时间和命运的挑战,也是一位深爱儿子的母亲永恒的承诺。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