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步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步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送子娃娃之邪恶灵魂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1:08 阅读: 来源:计步器厂家

“买娃娃咯,买送子娃娃咯,买个送子娃娃,包你来年生个大胖小子勒,卖娃娃咯,买娃娃咯……”街上一个穿着蓝色唐装,黑色裤子,一双黑色老布鞋,满头白发,满脸皱巴巴看不出年龄的女人在中气十足的叫卖着。

她看上去和这个华丽的都市是那么的不和谐,没有人知道她是何时出现的,就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她突然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可是川流不息的街道上,却没有人会去在乎这么一个叫卖的小贩。

虽然偶尔有人来问她,送子娃娃是这么卖的?

可是她却只是冷漠的看了对方一眼,又继续叫卖了。

她更像是等人的,而不像是个叫卖的小贩。

杨青梅结婚十年,却未能生下一儿半女,原本和丈夫邓林说好了要去领养一个孩子,可是婆婆却不乐意了,说什么传宗接代,就是要有自己血缘的孩子。

结婚十年,杨青梅因为没有生育,所以一直容忍着胡搅蛮缠的婆婆。

杨青梅是个传统女性,她知道自己不会生育,所以她平静而痛苦的接受了丈夫的不忠。

这一天,邓林带着抱着孩子的女人回到了家里,和杨青梅摊了牌。

杨青梅看着丈夫和丈夫带回了的女人、孩子,她的心就像是刀割一样疼痛,她先是呆呆的看着,接着就蹲在地上像个小孩一样痛哭了起来。

她恨,恨自己的肚皮不争气,她恨,恨丈夫太过于绝情寡义。

无奈之下,她只能和丈夫离了婚。

离婚后的杨青梅,怀着多年来的痛苦和委屈,双眼蓄满了即将要溢出的泪水,步履蹒跚,绝望的走在繁华的大街上。

叫卖的女人看到了杨青梅,眼睛一亮,好像杨青梅就是她一直要等待的人。

她脚步轻快的向杨青梅走去,完全看不出她是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行将就木的苍老女人。

女人站在杨青梅的面前,用充满诱惑性的声音问道:“你要买送子娃娃吗?”

“送子娃娃,送子娃娃,送子娃娃……”杨青梅不停的重复着老人的话,一听到送子娃娃,杨青梅就觉得痛苦和委屈把自己给紧紧的包围住了,让自己无法喘息,双眼蓄满的眼泪,立即溢出了她的眼眶。

女人听着杨青梅痛苦的哭声,就像是在听着一场美妙的音乐会一样陶醉。女人满眼微笑的看着痛哭的杨青梅,残忍的说道:“你不能生育,所以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背着你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好上!你不能生育,所以你只能每天痛苦的忍受着你婆婆的责骂!你不能生育,所以你只能无奈的和你丈夫离婚,痛苦的看着你一直苦苦爱着的丈夫和破坏你家庭的女人,还有那个野孩子一起生活……”

“不要说了,我求求你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杨青梅奔溃的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耳朵,满脸痛苦的乞求道,可是并没能如愿,女人的声音依旧清晰的钻进了杨青梅的耳朵里。

女人诱惑着说道:“我可以帮你,只要你把送子娃娃带回去供养起来,我就可以让你怀孕,让你丈夫回心转意。”

杨青梅抬着满眼泪水的脸希望的看着女人。

女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娃娃,玉娃娃就一个巴掌一样大,翠绿翠绿的,看上去栩栩如生,就像是个真的娃娃一样,只是脖子上系着一个血红色的红绳。

杨青梅满怀爱恋的看着娃娃,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她把娃娃轻轻的抱在怀里,哼着小曲,生怕弄疼了它似的。

杨青梅有了玉娃娃之后,就不再伤心难过了,她把全部的爱都给了玉娃娃。

没几天,杨青梅就发现自己有了怀孕的迹象。

可是奇怪的是杨青梅怀孕之后,竟开始喜欢吃生肉了。

刚开始吃的也就是生鱼,生猪肉,生牛肉,生羊肉,生兔肉那些在市场里可以买得到,宰杀好的生肉。

慢慢却开始吃起了那些没有宰杀的牲畜,就那样连皮毛带血一起给吞进去,就像是猛兽在吃幼小的动物一样,让人看了都觉得恶心,和恐惧。

而她供养的玉娃娃,颜色却在慢慢的变淡,也越来越接近普通的玉娃娃。

>>

肚子越来越大,杨青梅越来越觉得吃牲畜不过瘾,她就开始偷偷的吃起了死人肉。

这一天,杨青梅挺着大肚子在商场里,给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准备日用品和一切婴儿必须品。

碰巧,让她看到了她过去的婆婆和她前夫的现任妻子,她们两个也在商场里,有商有量的在为她前夫的儿子买衣服。

过去的一切切就像是电影一样,一点点的回放在杨青梅的脑海里,婆婆过去何尝有像对待她现任的儿媳一样的对待过她一次呢?

痛苦和懊恼把杨青梅给包围住了。

杨青梅用舌头舔了舔嘴巴,她最近感觉到孩子就快要出世了,也刚好吃怕了死人,她想换换口味,吃几个活人试试。

杨青梅放下了手中正在看的儿童用品,远远的跟在她前夫的妈妈,和她前夫现任的妻子身后。

杨青梅跟着她们两在商场上逛了一下午,又跟着她们打的一起回到了家里。

杨青梅看着她们回到家,把门给关上了。

杨青梅按了很久的门铃,来开门的是她的前夫邓林,邓林满脸不高兴的问道:“你来干嘛?”

杨青梅用舌头舔了舔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用舌头舔嘴竟成了她标志性的动作了。

杨青梅什么话也没说,看着邓林满脸的厌烦,杨青梅诡异而邪恶的笑了起来,她拉过邓林,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邓林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杨青梅给咬断了喉管,吸干了鲜血。

杨青梅满足的用舌头舔了舔染血的嘴,推开邓林,直接走向坐在客厅里认真看电视的孩子,杨青梅一把抓住孩子,一口向他脖子咬去,直吸到孩子瘫软了,才停下嘴来。

“林,谁来了呀?”厨房里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接着只见邓林的现任妻子笑盈盈的拿着一盘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可见刚才的声音就是她听到了客厅的声响,发出来的。

“啊”邓林的现任妻子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得叫出了声来。

“砰”邓林的现任妻子手里的盘子掉到了地上。

大着肚子的杨青梅敏捷的扑向来人,一口咬向她的脖子。

“怎么了”邓林的妈妈从厨房里紧张的跑了出来。

看到杨青梅正在咬着自己儿媳的脖子,而儿子,和孙子都倒在了地上,老人吓得大叫道:“啊,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老人本能的往门口跑去,可是门还没开,就被杨青梅给抓住了,她也一样被杨青梅咬断了脖子。

正当杨青梅开始吃老人的肉时,她的肚子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只见一双手剥开了她的肚皮,一个血淋淋的婴儿从她的肚子里爬了出来。

婴儿从杨青梅的肚子了爬出来了,而杨青梅家里供奉的松子娃娃也失去了原来的神色,成了一只普通的玉娃娃。

四周的邻居听到了惨叫声,于是打了电话报警。

当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从杨青梅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正在吃着她的肉。

几个办案的警察竟当成吐了起来。

杨青梅的孩子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扯开了嘴对警察笑了,就消失在了警察的视线里。

其实所谓的送子娃娃是一个道士把一只邪恶的灵魂锁到了玉娃娃里。

而邪恶的灵魂为了可以重生则盯上了充满仇恨的杨青梅。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