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步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步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的小默我的恋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6:43 阅读: 来源:计步器厂家

2010年7月21日,贵州贵定县苗乡一路段因雨引发塌方,当时武汉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大三学生、支教志愿者赵小亭正跋涉在这段山路中,被山上滚下的石块砸中,不幸遇难。这天,正是她20岁生日。

芳年早逝,有一个叫沈迅的男孩悲恸不已。他是赵小亭的同级同专业同学,是她20年的生命中,唯一的恋人。小亭曾与他一起走过最美的青春岁月,却又给他留下了最痛的回忆……

约定八年就“牵手”,大眼睛姑娘叫“小默”

在我的手机里,小亭的名字是“小默”。相恋的日子里,我一直这样叫她,这个亲昵的称呼见证了我们爱情的甜蜜。

我叫沈迅,出生在湖南省临湘市一个工薪家庭。2008年7月,我考入武汉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就读于电气工程与自动化3班。在新生军训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眼睛大大、灵气十足的女孩。轮到她所在班休息的时候,她就会和其他女生一起看我们训练。如果哪个男生不小心走错了队型,或没有按口令转身,别的女孩子都会笑得前仰后合,只有她使劲憋着笑……这个小小的细节,轻柔却有力地将我的心触动了。

军训结束后,我开始寻找这个女孩,可她却像消失了一样,一直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直到10月的一天,学院举行新生歌唱大赛,性格内向的我本来不感兴趣,却被室友拉去观看。没想到,我竟在舞台上看到了她———脱下了军装的她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让我眼前一亮。她唱的是赵薇的《一直下雨的星期天》,歌声清亮、纯净。

颁奖的时候,我才知道她的名字———赵小亭,我同时还得知,她竟然与我同院系同专业,是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业4班的新生。这个时候,我开始想入非非,如果我能有这样一个女友,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不久,我进入校学生会体育部当干事,而热心公益的小亭被选为副班长后,也进了学生会。从那以后,我们学习之余,经常一起参加院篮球赛、校运动会等活动,一起为队员服务。在学校的一次拔河比赛中,我们忙前忙后,等到比赛结束后,我们才坐在一起,第一次长谈。我了解到,小亭来自江苏如皋的一个农家,家境不太好。因此,小亭早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每当放假回家,她不是下地干活,就是洗衣做饭、整理家务。说起这些时,小亭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

小亭告诉我,她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小默”,寓意默默学习、低调做人。我特别喜欢这个名字,每次在心里默念,都感到无比甜蜜。

随着了解的加深,我对小亭的好感也与日俱增。小亭就像一个“开心果”,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而我也怪,一遇到她,就有一种倾诉的欲望。心情不好时,我就约小亭到操场散步,一圈一圈地走,把自己的烦恼都说出来。而小亭总会安慰我、鼓励我,推心置腹。每次和她聊完天,我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爱情,就这样真真切切来到我们之间。

2009年1月13日,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晚上,我和小亭相约在工学部体育场的看台上聊天。那夜,月光很白,月光下,宁静的小默像一朵微微开放的雏菊,连空气中都弥漫着菊的芳香,我看着,看着,心里又暖又热。忍不住牵起她的手,向她表白了心迹。小亭眯上眼,羞涩地靠在我肩头……

就在这个晚上,我们约定一起考研,等到研究生毕业,再一起打拼两年,然后就牵手走进同一片屋檐下。我在心里算了一下时间,这需要八年。八年时间很长,但我相信,有了小默,又会很短。到时,我将她的长发盘起,给她披我做的嫁衣,一切的一切,会是何等浪漫、幸福啊!

“你是莲花你是菊”,水也记得山也记得

和其他热恋中的学生情侣一样,我和小亭常常一起到图书馆看书、自习。有时,我想请小亭去看电影,她却舍不得让我花钱,只到我的宿舍里,和我一起看电脑里下载的电影。

相恋的日子里,小亭最大的“奢侈”,就是拉着我逛街,从街道口逛到中南。小亭最喜欢的两个牌子是阿依莲和歌莉娅,但她从来不舍得买。2010年1月13日,是我和小亭相恋一周年纪念日。那天,我瞒着小亭,独自跑到阿依莲专卖店,买下了一件她看了很久也没舍得买的针织衫。当我把那件衣服送给小亭时,她眼睛一亮,接着问我花了多少钱。我轻松地说:“打折后还不到两百元呢!”可小亭还是嫌贵了,心疼了半天,说:“我不能花你的钱……你自己也没穿过什么好衣服,还给我买这么贵的衣服……”

一个美丽的花季女孩,偶尔买一件一百多元钱的衣服,就心疼成这样,怎能不让人又爱又怜!是的,阿依莲当铭记,她有着的,就是一株莲花般纯洁的心。

大二下学期,小亭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经人介绍到中北路的一户人家做起了家教,每周末上两个小时的课,给一名初三学生辅导物理。当时,武大的学生在外面做家教,每小时的报酬一般是50元,可小亭听说那家人家境不太好,就主动把辅导费降为每小时20元。即便如此,她还几次不安地问我:“我是不是收多了?”

小亭的善良总让我汗颜。我知道,刚入学,她就申请成为中国青年志愿者,为老教授义务维修电器、在老年大学教授电脑知识、到敬老院逗老人开心,这些公益活动她都积极参加。2009年7月,我和她一起参加了前往湖南新邵地区的暑期支教队。这是我们第一次去偏远山区支教,在那个群山环绕、不通公路的小学,我们面临着极大的考验:吃住都在教室,没有地方洗澡,气温高达38℃,却没有电扇……即便是这样,小亭也没有半句怨言,反而鼓励一同前往的队员们,不要放弃。

支教的半个月,我们白天给孩子们上课,晚上要去家访。只有在一切工作都结束后,我们才能牵着手,环绕着校园散散步、聊聊天。月如水洗,群山青黝,草虫鸣啾,这个时候,我告诉她我一直想给她一个比喻:“亲爱的,你就是这山间一雏菊,静静地开,默默地香……”

魂飘高高苗岭上,我的小默我的爱

新邵支教之旅,让我和小默的感情得到升华。

2010年7月,我在小默的带动下,再次放弃假期,报名随2008级党支部前往贵州省贵定县马场河小学支教。马场河小学是一所留守农民工子女学校,位于距离贵定县城几十公里之遥的大山中,那里没有自来水,没有宿舍,吃饭要走十多分钟,到各个农家去吃。面对如此艰苦的环境,小默站出来为同来的同学们加油打气:“我们既然来了,就要好好教好孩子们!再说,这里有城市里看不到的秀美风景,呼吸不到的新鲜空气,多好呀!”听了这话,我忍不住心中暗笑:再艰苦的地方,对于乐观的小默来说,也有独到的乐趣啊!

7月21日,同学们上完课后,决定去采风,我因为肚子痛不想去,便拉着小默,想让她留下来陪我。小默不高兴地说:“集体活动怎么能不参加呢?”临走时,她还嘟着嘴,朝我“哼”了一声,那样子,就像平常和我撒娇赌气一样。我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我和小默的最后一面!

下午5点多,我突然接到队长的电话,队长在电话里带着哭腔说:“小默出事了!”我一下子蒙了,大声追问:“她到底怎么了?”可队长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挂掉电话,开始拨打小默的手机。我不停地打,可一直没有人接听。

后来我才知道,那段时间,贵定县遭遇了连续多日的降雨,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频发,走路时,山上不时落下石块。当天下午5时许,十多名队员与往常一样,分头进行实践活动。当小默走在一段崎岖的山路上时,突然,一块巨石从高高的山上滚落,不幸砸中了她,她当场遇难……

当晚12点多钟,小默的遗体被送往都匀市。我赶到县城,车已经启动了,我和同学坐车追上去,一路上,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眼泪却像决堤的水流个不停。直到那个时候,我也没有见到小默的遗体———我不想见,不敢见,我不要那残酷的一幕向我证明,我的小默真的离我而去了!泪眼朦胧中,我摸出手机,给小默发了条短信:“小默,天黑了,你快点回来吧!”可是,短信发出后,我的手机一直沉默,一直沉默……

7月26日上午11点,小默的追悼会在贵州省都匀市殡仪馆举行。化妆间的门打开后,我看见小默戴着一顶粉红色的帽子,遮住头上的伤痕,身着寿衣,静静地睡着,显得十分安详,就像平常睡去了一样。这是自五天前分开后,我第一次见到她。我再也忍不住冲动,冲过去抓住她的手,她的小手那么冰冷,我使劲地握着,想要温暖她,可身上传递过来的冰冷却让我寒彻骨髓,随着泪水决堤,我双腿一软,晕厥在地……

追悼会结束后,我回到学校收拾小默的遗物。7月27日晚上8点,在赵小亭生前所住的宿舍———武大工学部一舍楼下的空地上,留宿学校的百余名学生在此哀悼小默的“头七”。同学们用白色的蜡烛,围成了一个心形,红红的烛光,在夜空下闪耀。认识的、不认识的,通往宿舍楼的20级台阶上,站满了人,同学们在泪水中凭吊小默。同学们手捧着点燃的蜡烛,唱起小默支教时给孩子们唱过的歌《和你一样》……眼见这一幕,我再也忍不住狂奔的泪水,踉跄着挤出人群,在蒙眬的泪光中,我走到工学部操场的看台———这里,是我和小默常来的地方,是我向小默表白心迹的地方。当时,我们曾对着明月,约定要永远在一起。可今晚,明月依旧,我的小默却不在了……

是的,小默不在了,但是我固执地认定,我的小默没死。她一定在有孩子欢笑的地方,看着我。此时此刻,前世今生,她一定飘香在贵州高高的苗岭上。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