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步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步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G50江北稽查队疑将过路费转私人账户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51:24 阅读: 来源:计步器厂家

G50江北稽查队疑将过路费转私人账户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昨日,周师傅讲述补交过路费的情况。重庆晨报记者?许恢毅?摄

? ? ? ? 一辆货车被要求补缴2.2万元过路费,货车所属公司通过转账缴了7000元,仍有许多疑惑。

驾驶员说,他开的集装箱大货车通过G50江北收费站时,被要求补缴以前90次通过时少缴的2.2万元过路费,经过讨价还价后,双方各让一步,只缴7000元。集装箱滞留十多小时后被放行。

集装箱大货车所属的深圳某物流公司称,公司的车在这里补缴过路费不下十次,他们怀疑这是乱收费,已经决定走法律程序,要求高速路江北稽查队给一个合理合法的说法。

昨日上午11点,周仁峰和奉春两名驾驶员终于把货送到了重庆西永综合保税区。然而,这批重达18吨的电脑金属零件,本该在5月14日上午到货,物流公司将赔偿客户违约金。

其实,5月14日早上8点左右,周仁峰已经抵达G50重庆江北收费站,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但是,该车在收费站经历了补缴通行费的漫长过程。

直到昨天中午,主驾驶员周仁峰依然很疑惑,觉得整件事情很蹊跷。”

标准 非标准集装箱需按普通车收费

5月14日早上8点,天阴沉沉的,但周仁峰心情很好。他和同事奉春在湖南永州接到这个集装箱后已经2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了。眼看就要到江北G50收费站了,周仁峰对身旁直打哈欠的奉春说:“一会儿把货卸了,我们先好好睡一觉再去潼南装货回深圳。”

轮到自己交费过站了,周仁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550元钱递给收费员。不过,收费员往集装箱上看了两眼,让稽查队员拍照检查。于是,周仁峰按要求将车停到了 收费站旁的停车场接受检查。最终,稽查队员认为这个集装箱不属于国际标准集装箱,不能按国家的优惠政策只收550元,而应该按普通车辆称重收费。

为什么不能算标准集装箱?周仁峰为此和稽查队员理论了几句。副驾驶员奉春说,由于自己是外地人,所以稽查队员说的重庆话他无法直接复述。不过他听明白了大概意思。“他们(稽查队员)说我们的集装箱上印有‘鼎辰国际’4个字,就不属于标准集装箱了。”奉春说。

计费?90次通行少缴22010元过路费

为了尽快将货物送到目的地,自己也好早点休息,周仁峰决定交钱走人。称重后,他知道货物有18吨多重。收费员告诉他,按规定计算应该交费590元。当周仁峰又拿出40元和先前的550元递到收费窗口时,一名男收费员告诉他,还需补交费用22010元。

为什么要补交这么多钱?两名驾驶员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名男稽查队员解释说,根据电脑记录,2011年1月至今,这辆粤BJ5166集装箱货车,90余次通过江北G50高速路收费处,几乎都被视为标准集装箱,按国家优惠政策550元/次收的费。

昨天中午,重庆晨报记者见到周仁峰。他身高不到1.7米,身材很瘦,看上去很斯文。不过,说到14日的交钱经历时,他显得有些愤怒。

周仁峰说,他有三个疑问。第一,他于2011年2月份进入深圳鼎辰国际物流公司,根据海关过关记录,他第一次驾驶该车经过江北G50收费站是2011年2 月12日,为何1月就有通行记录?第二,每次过收费站他都按规定交费,为什么这次却说以前少交了费?第三,根据海关过关专用登记簿记录,他到重庆的次数并 不多,怎么会有90余次?

僵持 ?收费站不开收据车方不给钱

带着这些疑问,周仁峰提出要查看自己往次过站时的电脑文字记录和图像记录。不过,他的要求遭到了拒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货物迟迟未到,海关的报关员已经开始打电话催货。

周仁峰打电话给深圳的公司负责人文永定汇报情况。两人商量十多分钟后,周仁峰告诉稽查队员,他们愿意交费,但是要求稽查队开收据,说明收费原因和数目,并盖上公章。

“一听说要开收据,他们当时就拒绝了,只能给定额发票。”周仁峰无奈地说,“我只是一名驾驶员,身上没有2万多元现金,只有请公司转账过来。”于是,周仁峰再次与老板联系,老板表示,如果不开收据,坚决不交钱。

协商?稽查队三次降价同意少缴1.5万

货车已经在收费站滞留了3个小时,海关报关员打来了无数个电话催货,公司也尽量向客户做出了解释,让周仁峰尽快把事情解决将货送到。

当周仁峰再次下车打电话与文永定商量时,奉春过来告诉他,稽查队员愿意将补交的费用降到15000元。周仁峰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文永定。不过,文永定还 是那句话:“必须开扣车凭据和补费收据,说明扣车和补费原因。”周仁峰本想与稽查队管理部门取得联系,却被告知没有管理部门的联系方式,就连两名稽查队员 的名字也无法得知。

见周仁峰态度强硬,稽查队员又做出了让步:从今年1月的记录开始算,之前的既往不咎,一共需要补交10560元。而文永定的态度依然不变。

很快,时间到了14日晚上,该货车已耽误了十个多小时。这时,稽查队员再次告诉周仁峰,他们可以从今年2月的记录开始算,只收取7000元。驾驶员将情况 汇报给文永定后,文永定也愿意在不要收据的情况下交钱。于是,周仁峰通过手机短信将稽查队员给出的QQ号和账户发给文永定。

结局?补交的费用打进了私人账户

既然这笔补交的费用可以从2万多元降到7000元,周仁峰觉得说不定还能降价。不过,周仁峰说,多番交涉后,稽查队员再也不肯让步。

昨天,记者看到了文永定给出的转账截图,他于4月14日22:27:22向一个账号为622848047032007、户名为刘晓聪的私人账户转了6000元。

QQ聊天记录上,网名为“大海”的文永定于14日22:52:25还在与“小哥”沟通。文永定称账上没钱了,只能转账6000元,希望“小哥”通融一下。 不过,“小哥”表示已经打电话请示过老大,“确实没有办法了”。于是,文永定只有放弃,于23:18:30再次转账1000元到上述账户,希望下次不要再 为难他,并说:“来深圳请你喝酒。”“小哥”回答:“好的。”

转账完成后,两名驾驶员拿到了盖章的7000元定额发票。随后,周仁峰开着该车于15日凌晨1点半才到达西永目的地。

说法>

物流公司:至少10次遭遇补费打算起诉

昨天,重庆晨报记者联系上了深圳鼎辰国际物流公司负责人文永定。他说:“我们公司的集装箱货车不少于10次在G50江北收费站遭遇补费的情况。我怀疑是有人乱收费,或者说这项收费根本就是不合法的,不然为什么他们不愿开扣车凭证和补费收据?”

由于粤BJ5166装载的货物贵重,客户要得急,文永定计算,由于没能按时交货,公司面临大约3000元赔偿金,加上7000元的高速路补交费用,这趟车共损失了约1万元。

昨天下午,文永定告诉记者,经公司管理层讨论,决定走法律程序维权,不管是正当收费还是乱收费,希望稽查队给一个明确的答复。

驾驶员:个人损失只有自己担着

周仁峰说,根据公司安排,原本计划于14日晚上到重庆潼南装货,然后连夜运回深圳。不过,经历了一天的拖延,他和奉春已经误工一天。

“我们一天的工资差不多170元,昨天耽误了一天,我们俩都要少拿170元钱。”周仁峰还说,除此之外,他俩的住宿费和餐饮费约350元也只有自己付,货 车不运行一天也要耗费300多元。耽误的一天,两人共损失1000多元。“这些费用都是公司计划外的,如果回到公司不能报账,我们个人的损失也只有自己担 着。”

记者问周仁峰为什么当时曾坚持要求收费站出具收据呢?周仁峰说,一是他要拿回去作为缴费凭证,二是为公司拿一个证据回去。

稽查人员:收款账户是稽查队领导的

昨天下午3点,记者通过12122全国高速公路报警救援电话,给接线员通报了上述补费风波。女接线员表示,收取补交的费用,他们会开具机打发票,不可能将钱汇到私人账户。随后,她将电话转接到江北监控中心,希望记者到监控中心核实情况。

经过查证,监控中心工作人员说,14日晚确实向粤BJ5166集装箱货车收取了7000元钱,不过具体情况她不了解。

最后,在监控中心帮助下,记者与G50江北稽查队取得了联系。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稽查队员说,他的工号为052,14日他并没有值班,所以不清楚粤 BJ5166补交费用的具体情况。在记者的追问下,他说:“周仁峰拿走的面额为50元的定额发票,是国家地税局的高速公路专用发票,盖了带有日期的公章, 是合法的。”

“补缴的费用转入了刘晓聪的账户,你知道刘晓聪是谁吗?”记者问道。

“052”表示,稽查队确实有人名叫刘晓聪,为队里领导。“052”说,之所以让转账到私人账户,是因为当时周仁峰既没有现金,也无银行卡取钱,所以才转 账到刘晓聪账上,再将钱取出上交。为什么补交的费用可以从2万多元降至7000元?他说:“不清楚。”由于记者未能与稽查队的刘晓聪取得联系,所以目前无 法从其口中证实转账与“降价”一事。

山西室内分类垃圾桶

重庆切台

甘肃LED电子显示屏

海口食品油炸流水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