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步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步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新蒜被经销商控制山东蒜价再次一路上扬蛇荚黄耆

发布时间:2020-10-18 17:40:23 阅读: 来源:计步器厂家

新蒜被经销商控制 山东蒜价再次一路上扬

全国消息:2009年以来,不断飙升的价格让大蒜成为农产品中的“明星”。今年6、7月份,山东新蒜大量上市,加上发展改革委等多部门联合发文严打农产品价格炒作行为,“疯狂”的蒜价总算“刹车”,批发价一度回落至7元/公斤。

然而,记者近日在大蒜主产地山东采访时发现,随着新蒜入库最后期限的到来,农民手中的新蒜基本售完,经销商已经控制了蒜源,大蒜价格又开始一路上扬。业内人士认为,要避免大蒜等农产品“疯狂”涨跌,应建立权威信息发布渠道,并严厉打击发布虚假信息误导消费者、囤积居奇等行为,尽量压缩投机空间。

山东是我国大蒜主产地之一,金乡、苍山、商河等地区的种植规模均较大。记者在山东金乡南店子交易市场看到,与一个月前绵延数里的运输队伍相比,来这里批发大蒜的货车已经明显减少。一位商贩告诉记者,目前农民手中已经没有多少大蒜可以出售了。

据了解,大蒜在常温下储存的时间一般不超过三四个月,每年7月下旬左右,所有大蒜必须由经销商收购后进入冷库储存,否则就会发芽变质。

记者在金乡、苍山等地走访蒜农们时,他们均表示,今年的新蒜六、七月份差不多就都出售了,现在手里已经没有大蒜了。“7月中旬的时候看大蒜价格还合适,都卖完了。”山东苍山蒜农聂克华说。

金乡蒜农陈景田说:“我家的大蒜是9.2元/公斤卖的,比去年高了不少,去年卖蒜才2元/公斤。”陈景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今年新蒜亩产为1250公斤左右,晒干后约为850公斤,按照9.2元/公斤的收购价,大概能卖7800元左右,再减去地膜、化肥、蒜种等2000元左右的成本,种一亩大蒜纯收入在5800元左右。

今年新蒜收购价不断提高让蒜农受益不少。据统计,今年6月上旬新蒜收购价格为7元/公斤左右,到7月下旬已经涨至12元/公斤左右。在这一波大蒜上涨的行情中,蒜农收入大幅增加,往年一亩地只能收入两三千元,而今年一亩地可以收入五六千元。

“虽然知道今年大蒜价格高,但没想到能这么高,一亩地比去年多挣了3000元左右。”陈景田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蒜减产尤其是优质大蒜减产,是今年大蒜价格不断攀高的主要原因之一。随着市场上剩余的新蒜越来越少,大蒜价格也开始水涨船高。

金乡县委工作人员王连东告诉记者,金乡大蒜种植规模一般在60万亩左右,因为2008年蒜价太低,2009年大蒜种植面积减少到40多万亩,今年大蒜种植面积比去年有所增加,大概在58万亩左右,已占金乡82万亩农田的70%左右,但受反常气候的影响,大蒜的产量还是比去年减少了大约30%。

据统计,2009年5月底新蒜上市时,金乡附近地区还有约30万吨的陈蒜需要消化,但当时蒜价仍创造了新高。而今年,金乡大约18万吨的陈蒜在新蒜上市前就已经基本销完了。

新蒜产量不足直接导致了蒜价上涨。据统计,截至7月底,金乡直径在6厘米的红蒜批发价已经在12元/公斤左右,直径在5厘米-6厘米的红蒜也达到了11.2元/公斤。

记者采访金乡、苍山等地的一些蒜农时了解到,今年的大蒜不仅产量比去年减少,蒜的质量也不如去年,直径在6厘米及以上的大蒜较去年减少。

苍山一家大蒜加工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今年6个(6cm)以上的大蒜非常少,想收特别困难。以往三、四袋大蒜就能出一袋6个的,今年六袋可能都出不来一袋。

金乡一位大蒜加工企业从新蒜上市起,就一直在收蒜。“现在市面上已很少能从农民手中收到新蒜了,蒜源已经基本控制在经销商手中,都存在冷库里了。”成武县大蒜经销商初海泉告诉记者,按照往年惯例,8月之后,市场上大部分大蒜都将出自于冷库,导致成本增加。

近年来,我国大蒜、绿豆等农产品纷纷上演“疯狂”涨跌。以大蒜为例,2008年,山东多个地区的大蒜仅每公斤0.1元,而今年7月份,这个价格已经暴涨100多倍,达每公斤12元。

农产品价格的暴涨暴跌,加大了农民、经销商等相关各方的风险。山东苍山大蒜经纪人李玉猛告诉记者,大蒜价格波动太大,每隔三五年就要大幅波动一回,赶上行情不好的年份,投入多少就赔多少。“别看我今年赚钱不少,但2008年时赔了100多万,谁都说不准行情。”

一些专家认为,除减产因素外,部分农产品经销商囤积居奇、人为炒作是这一轮农产品涨价的主要推手。在一些炒作者看来,不断疯涨的农产品价格,犹如击鼓传花游戏,只要不是砸在最后一个人手里,游戏就要继续。目前高位运行的部分农产品价格已明显违背价值规律,出现了“菜比肉贵”等不合理现象,其中蕴藏的风险不言而喻。

直接与蒜农们打交道的苍山县商务局副局长张广贤认为,大蒜等农产品市场具有周期性波动特点,一般容易陷入“价贱伤农-减少种植-价格升高-扩大种植-价贱伤农”的“怪圈”,如果这期间再有游资炒作,将会造成供求关系进一步失衡,增大这些农产品的涨跌幅度。

“受农产品暴涨暴跌影响最大的是农民,往往是农产品涨价时农民收益过少,跌价时则承担绝大部分损失。”张广贤说。

这一轮农产品的“疯涨”,已经引起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近日,发展改革委对七家涉嫌串通涨价、哄抬价格的企业开出“百万罚单”,旨在维持正常的市场秩序。

张广贤认为,从长远来看,应从生产角度稳定市场。通过采取鼓励农民建立专业合作社等措施,让农民抱团面对市场,增强议价能力和市场风险承受能力,“这样做可以使农民在农产品价格高时多获取些利益,价格低时则增强风险承受能力,也能尽量平抑农产品价格。”

兰州大学经济学博士童长凤建议,国家应建立权威发布渠道,将每年各种农产品的种植面积、产量、销售量等信息向社会发布,稳定市场信心,并严厉打击发布虚假信息误导消费者、囤积居奇等行为,尽量压缩投机空间。同时,提供多元化投资渠道,适当引导资金分流,避免资金集中炒作农产品。

广州治疗皮肤病专科医院挂号

北京天伦医院评价

哈尔滨治甲状腺结节的医院排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