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步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步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回望美第奇期待一个复兴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20:17 阅读: 来源:计步器厂家

一个关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赞助者——美第奇的大展本月在它的故土——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落下帷幕。当艺术收藏在中国部分地区沦为新的投机炒作的“赌场”与产业链的背景下,回望美第奇,何日再出现当代中国真正的“美第奇”与项元汴?这或许是艺术界应当思考的话题,也是与中国文艺真正复兴相关的话题。

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波提切利、提香、多那太罗、吉贝尔蒂、马萨乔、布鲁内莱斯基,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早已深深镌刻在艺术史册和世人的心目中。他们之于文艺复兴的意义不言而喻,而其身后则浮现着同一个身影——美第奇家族。这一从14到17世纪掌握着佛罗伦萨实际统治权的家族,不仅网罗并资助了顶级的艺术家,出资修建教堂及其他公共设施,收藏图书、手稿并对公众开放,还推动了包括诗歌、绘画、雕刻、建筑、音乐、哲学、历史、政治理论等各个人文领域的蓬勃发展,留下了乌菲兹美术馆、皮蒂宫、波波里庭院、贝尔维德勒别墅等一大批优秀建筑与文化遗产。美第奇家族的荣耀、抱负、权力与金钱所缔造出的帝国,绝非沉醉奢靡者能为,其本质乃是对文化与艺术的尊重、崇尚、理解与发自内心的热爱,体现的是贵族的修养、胸怀与社会责任,超越时代,跨越国界,故能不朽。

今年1月,一个关于美第奇的大展在它的故土——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落下帷幕。这场名为《托斯卡纳的王子斐迪南三世·德·美第奇——艺术藏家与赞助人》的展览,是为了纪念美第奇统治下的托斯卡纳大公国最重要的艺术收藏家、赞助人之一的斐迪南三世·德·美第奇(Ferdinando de'Medici,1663-1713)逝世300周年而举办的。

美第奇家族与意大利文艺复兴

斐迪南三世是大公科西莫三世(Cosimo III)和玛格丽特·露易丝·奥尔良(Marguerite-Louise d'Orléans)的儿子。这位托斯卡纳的王子出生在美第奇帝国的衰弱期,长期以来几乎被人们遗忘。他本是王位继承人,但在其父亲之前就去世了,最后并没有登上王位。然而这丝毫也不能遮蔽其伟大的艺术功绩。斐迪南三世从青年时代起就对戏剧、音乐以及绘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他以独具创意的方式,成功吸引了17世纪末、18世纪初最具影响力的各界艺术家来到佛罗伦萨,包括音乐家、乐器演奏家、画家和雕塑家。

斐迪南三世最大的艺术贡献体现在音乐方面。他在佛罗伦萨郊外普拉托里诺(Pratolino)拥有一栋别墅,那里成为了音乐演出活动的聚集地。从1679到1710年间,每年都会在那里举办歌剧演出。受斐迪南三世邀请来到佛罗伦萨的音乐家包括作曲家亚历山德罗·斯卡拉蒂(Alessandro Scarlatti)父子、贾科莫·安东尼奥·佩提(Giacomo Antonio Perti)、乔瓦尼·列坚齐(Giovanni Legrenzi)等。斐迪南本人有着美妙的歌喉,擅长旋律配合与弦乐器演奏,不仅视谱演奏能力极强,而且往往在第二遍时就能够脱离乐谱、毫无差错地将作品完整演奏。

斐迪南三世亦是一位出色的美术鉴赏家和赞助人。他曾分别买下拉斐尔和文艺复兴盛期佛罗伦萨画家安德里亚·德尔·萨托(Andrea del Sarto)的《圣母像》作品,赞助过朱塞佩·玛利亚·克雷斯皮(Giuseppe Maria Crespi)、安东·多梅尼·加比阿尼(Anton Domenico Gabbiani)和塞巴斯蒂亚诺·里奇(Sebastiano Ricci)等艺术家,并于1705年组织了佛罗伦萨第一场面向公众的美术大展。此外,斐迪南还与多位诗人保持着良好的友谊。

在乌菲兹美术馆举办的特展分七个部分,全面展示了这位托斯卡纳王子的艺术情结。展览展示了他早年钟爱的普拉托里诺别墅,普拉托里诺别墅不仅曾汇聚了音乐家、歌唱家、作曲家,也接待过来自博洛尼亚精通舞台设计的比比恩纳家族(Bibbiena family);成年后的斐迪南对绘画与雕塑的热情日益增长,展览展示的作品体现了他对17世纪晚期时兴的静物题材与肖像题材的痴迷;此外,王子的日用品、家具用品、艺术藏品(从16世纪到18世纪出自托斯卡纳及其他地区教堂的绘画作品,包括安德里亚·德尔·萨托的名作《圣母像》等)也是重要展品,展览的最后回顾了斐迪南最后的岁月,并总结了他对赞助艺术、收藏艺术的功绩。正如他的先辈一样,斐迪南三世有着卓越的艺术才情和人文修养,也为意大利的文化和艺术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美第奇家族在鼎盛时期曾书写了“文艺复兴”艺术史上最华美篇章,美第奇家族也因此被尊称为“文艺复兴的教父”。艺术史上著名的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由伟大的建筑师布鲁内莱斯基修建,拥有着当时世界最大穹顶,委任者正是奠定了美第奇经济、政治家业的乔瓦尼·德·美第奇(Giovanni di Bicci de' Medici,1360-1428)。其子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i Giovanni de' Medici,1389-1464)为人慷慨有教养,不但从政治上使美第奇家族成为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僭主,也赞助了大量著名的艺术家如多那太罗、吉贝尔蒂、安吉利科等,还在慈善事业、公共建筑等方面投下大笔资金,被尊称为“国父”。科西莫之孙洛伦佐·德·美第奇(Lorenzo de'Medici,1449-1492)集外交家、政治家,学者、艺术家、诗人于一身,生活在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也是家族中最著名的艺术赞助人。14岁的少年米开朗琪罗是洛伦佐宫殿的座上宾,波提切利是他最宠爱的画师,他赞助过达·芬奇和拉斐尔,甚至在科学方面还赞助过伽利略。而洛伦佐之子乔瓦尼·德·美第奇(Giovanni di Lorenzo de'Medici,1475-1521)则成为了教宗利奥十世,他委托米开朗琪罗在佛罗伦萨建造美第奇家族陵墓,著名的《昼》、《夜》、《晨》、《昏》四座雕像就安放在陵墓的石棺上,和这个伟大的家族一起载入史册,成为永恒的经典。而由第一代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Cosimo I de' Medici,1519-1574)所建办公室(Uffizi和意大利语“办公室”谐音)转变而来的乌菲兹美术馆更是囊括了家族世世代代的艺术收藏,大师名作荟萃于此,成为了人类文明共同的宝贵遗产。

从美第奇

到艺术赞助的转型反思

家族的兴衰在所难免,腥风血雨的军事斗争和政治较量也在几百年后早已化为过眼云烟,唯有文化与艺术的丰碑屹立不倒。可以说,美第奇家族在成就艺术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而美第奇的收藏及艺术功绩之所以让人仰望,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其独具慧眼地发现了那些足以令后世仰望的艺术家,洞察到那些崭露头角的新星身上不可限量的艺术人文价值。这样的眼光和胸怀也正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品收藏家所应该具备的。在西方,能比肩美第奇家族艺术收藏与贡献的也许凤毛麟角,然而,崇尚文化、热爱艺术且具备这些收藏素养的藏家可谓层出不穷,至今依然保持着这个良好的传统。

在刚刚过去的2013年里,有两场在欧洲举办的大展很好地诠释了这个传统。一个是6月份在法国巴黎卢浮宫举办的《从丢勒到凡·戴克》的特展。藏品来自17世纪德国埃弗哈德·雅巴赫(Everhard Jabach, 1618-1695)的收藏。出生于科隆名门望族的雅巴赫是一位银行家,也是同时代最伟大的收藏家之一。虽然他和当时的其他大藏家一样痴迷于当红的意大利艺术,但他有着特别的故土情结,其以自己独到的眼力和雄厚的实力,网罗了当时艺术市场上最精彩的一些欧洲北方文艺复兴画派的作品,包括丢勒、荷尔拜因、保尔·布里尔(Paul Bril)、拜尔内特·凡·奥利(Bernaert Van Orley)、鲁本斯和凡·戴克等诸多艺术大师的大量名作。不仅如此,雅巴赫还成功地向路易十四引荐了他们并不熟悉的德国、佛兰德斯的艺术画派,更为法国社会对于欧洲北方画派的审美认知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另一个展览是在德国柏林的马丁葛罗比乌斯博物馆举办的《从贝克曼到沃霍尔:20世纪及21世纪艺术——拜耳集团藏品展》。展览展出了来自89位艺术家的近240件艺术作品,以此纪念集团建立150周年。迄今为止,拜耳集团已经收藏了近2000幅作品,犹如一本20世纪及21世纪的艺术名人录。涉及的艺术家包括著名德国表现主义大师贝克曼、基尔希纳、佩希施泰因,以及毕加索、安迪·沃霍尔等众多名家。

无论是豪门美第奇,还是慧眼雅巴赫,无论是王室收藏,还是企业收藏,其核心都是对文化艺术本身的尊重、崇尚和修养,也因此给西方文明留下了一笔笔宝贵的财富,同时遵循着艺术本身的规律,勾勒出一条清晰的文化发展脉络。而这一个个大师,一件件杰作也正是今天西方文化话语权的底气所在。

回看我国,皇家收藏有如唐太宗李世民、宋徽宗赵佶、清高宗乾隆等,民间同样不缺乏收藏大家,如宋代的郭若虚、米芾,元代的赵孟頫、王芝,明代的韩世能、董其昌,清代的周亮工、卞永誉、安仪周等。而明代收藏家项元汴(1525年-1590年)作为中国书画史上最大的私人鉴藏家,更是驰名收藏史,其精于鉴赏,喜好收集金石遗文、图绘名迹。

与西方收藏史异曲同工之处在于,中国历代很多收藏者也都是艺术的大赞助者与培养者,无论皇族抑或士绅收藏,莫不如此。而西方在经历了“二战”后,赞助人制度经历了法律化的转型,即赞助人与被赞助人组成一种持续稳定的、契约化的关系,艺术赞助同时开始具有选择开放性和公益性特点。

相比较中国,这样的转型在当下仍存在不少问题。尤其是当下中国的综合国力经济水平发展到了一定高度,文化、艺术和收藏又一次成为了热门话题,然而如何收藏却更值得学习和反思。如何避免艺术收藏沦为新的投机炒作的“赌场”与产业链?如何让艺术收藏走上遵循艺术发展规律的正道,去发现真正的艺术价值?如何鼓励民间资本进入艺术收藏领域,去建立完善中国的美术资源体系,找回我们应有的文化自信?何日再出现当代中国真正的“美第奇”与项元汴?中国何时会实现真正的文化复兴……对于真正关注中国文化与艺术的人,这样的问题或许更值得思考。■

水处理无菌水箱图片

出入口机批发

胶管扣压机

工业防腐涂料价格

相关阅读